「選」言選語「舉」一反三

台灣的言論,一言以蔽之,就是政治語言,搞政治、從事政治運動的言語。更簡單地說,就是選言選語,就是選舉的語言。而選舉的語言,也就是說藍綠語言、藍言綠語,為藍或為綠而說話。

普遍政治化,徹底泛政治化的語言,泛政治化一般都說這樣不好,不應該這樣。這話有商榷餘地。在台灣不泛政治化,除非不說話,否則言論藍綠化,泛政 治化,是必然的;而這沒什麼關係。為什麼?因為泛政治化的言論,只要說出一點道理、一點公道、一點是非曲直,不全是為反藍而反藍,為仇(或醜)綠而仇(或 醜)綠,那麼這種言論言語就值得注意,就有其價值。此處姑舉些例子以見一斑。

1、騎虎難下,騎唬難下

這話可以用來描述大高雄的選況。對楊,對黃,特別是對國民黨而言,人們都會就會有這種感覺。國民黨在高雄選舉本就較難以得逞,如今所謂的棄保更使國民黨有如作法自斃,噬臍莫及。

五都選戰,國民黨方面民眾聽到了一片嘟嘟嘟嘟嘟嘟的聲響;類似於救護車救火車警車發出的那種聲音。透露著緊張危急的氣氛;其候選人也紛紛打出搶 救、拼最後一席等等文宣。由報導可知,國民黨對高雄選情最擔心的莫過於所謂棄保效應。馬英九當初與楊秋興頻頻互動,是要楊出來參選形成秋菊鷸蚌相爭,漁翁 漁婆得利、昭順得利,其用心用意不言可喻。沒想到弄巧成拙,變成不可操控的局面。原希望棄菊保順,沒想到如今好像演變成相反的情勢。馬主席只好跑到高雄, 站在黃昭順旁邊嘶喊,要選民棄楊保順。真是既有今日,何必當初?

顯然當初馬拉攏(或勾結?)楊的兵法用錯了,如今已成起騎虎難下或騎唬難下的窘境、險境。這可看出馬主席不會用兵,不諳兵法,隨意操弄棄保,輕忽 民意、唬弄選民而連累了黃。他在選戰作戰時不當調兵遣將例子不少。把葉金川遠遣到花蓮選縣長,結果是鎩羽下場。現在又是把朱立倫從桃園調到北縣(新北市) 想出奇制勝。這樣空降、遠投是好的作戰方式嗎?是尊重民意為民謀福的良法美意嗎?答案即將揭曉。而馬要郝力推花博,急促間想把台北裝扮成花枝招展、花團錦 簇,成為花花世界,對於艱苦貧窮的民眾而言,是奇兵、及時雨,還是敗筆、飽漢不知餓漢飢?值得觀察。馬懂得調兵遣將作戰嗎?選民且拭目以待。

加上黃又輕易提告,控告菊颱風水患日打瞌睡瀆職。法院不起訴,說司法人員與菊有私交。提告與出言都稍嫌有些草率、輕易。無疑這也將影響選情。但最令人難以樂觀的應是操弄棄保造成反效果。這過主要應是在於馬用錯兵法。

2、怕沒機會辦嘉年華會狂歡?

對於楊淑珍所謂失格馬政府的反應以及執政黨國民黨所發動的嘉年華會大遊行,民眾普遍感慨、感覺,教民怎麼選賢與能?

一、執政黨現今有什麼喜事可辦嘉年華會?嘉年華會,carnival,又譯為狂歡節,國民黨馬政府幾十年來到今天,人民買不起房子,急就章提出什 麼社會住宅,臨時抱佛腳問題並不能臨時解決難題積弊。民眾或失業或低收入勉強餬口、生活維艱而不敢生小孩,台灣演變成無胎化;可說比中國一胎化更不人道。 而失業率高、治安差、學生吸毒販毒、政績差,有什麼可狂歡?可嘉年華會?搞此遊行是賢士能人的傑作嗎,人民怎麼選賢與能?

二、是要為五都造勢催票?執政黨馬政府當家當政的為何這樣輕率發動遊行?難道怕五都皆墨、全軍覆沒,選後沒機會狂歡嗎?

當家不鬧事,有什麼問題執政、當政當家的,有責任解決問題,把事情處理好、擺平;怎麼反而用遊行抗爭來解決?該負責不負責,還要遊行卸責,這是什麼政府什麼政黨什麼賢能?教人民怎麼選賢與能?

三、楊淑君說,理性看待(失格事件),不應遷怒韓人。這話說得很好。裁判不實判楊失格,悖理逆情,違法違規:這是裁判的錯,不應遷怒所有韓國人。

可能因五都選舉在即,政治狂熱作祟,有人到韓國人學校抗議,有的砸韓貨,反韓情緒弄得在台韓國人心懷恐懼。這已模糊了焦點。選舉不應搞成這樣草木皆兵。

四、國民黨在台北市也舉辦了一場稱為之嘉年華會的遊行。本說是要挺郝挺北市,後來又變成要促進司法改革,然後又變成連署挺楊淑君。頭條是什麼,熱 門、熱鬧是什麼,焦點是什麼,嘉年華會主題就轉變、就改變,此嘉年華會蓋可名之為轉舵嘉年華會。而這豈不是成了兵荒馬亂或潰不成軍的現象?否則又怎麼解 釋?候選人扮成機長,說是要讓台北市起飛。政治有這麼簡單的嗎?

五、楊淑珍所謂失格馬政府的反應遲鈍,給民眾痛批飆罵後突然間馬政府腦筋急轉彎,宣佈把楊視同奪金得金牌,並發獎金三百萬。這頗荒唐,悖於情理 法。此例一開,以後都自封金牌、自頒金牌,還用得著比賽嗎?獎金或慰問金三百萬可發,宜發,但要名正言順,不要亂搞、杜撰所謂的視同金牌,否則就亂了章 法,無法紀可言了。

六、誰害了楊淑君?馬英九總統對此事反應國人責怪慢了好幾拍。對於主辦國中國是否失職,處理有所不當,也不置一辭。有這樣慢吞吞或慢慢吞的政府, 國人能怪陳顯宗「吞下去」的失言、凸槌嗎?韓國或菲律賓對此國家軟弱懦弱無力情況了然,裁判當然敢欺人太甚,討好中國以及其他國家。那麼是誰害了楊淑君?

七、朱立倫說楊被判失格事件不要「砲口對內」。此說很可笑,他的意思應該是砲口不要對國民黨。然而他批蔡英文不辯論有如是不好學的學生,又隨意指 控人家抹黑、用奧步,時對對手發砲開砲,這不是砲口對內嗎?而執政黨、政府自己司法沒做好(要遊行改革),國際關係不能政通人和(只在馬吳間政通人和有啥 用?)讓中國韓國菲律賓等看輕自己。當家當政負不起責任搞遊行,這不是砲打自己嗎?

而楊淑君父親出現在蔡英文造勢場合,被解讀為挺蔡。民主政治、民主選舉,這本是事屬尋常,記者問朱立倫對此有何看法;朱先生說,應該砲口一致向外!既答非所問,也莫名其妙。這跟開砲有什麼關係?莫非選情告急,選舉搞得藍軍兵荒馬亂、方寸大亂?

雪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