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後看問題-—票數較多而席次卻較少?

民進黨此次五都大選在總得票數上有大幅度的增加並超過50%的得票率,但在五都中依然只保有原有 的南二都,無法攻城掠地,當然一顆子彈可能有所影響,但其提名選將的思維,可能也應為可以討論的空間。如若,在某一選區,該党候選人選前民調大幅超前(如 南二都)則該選區選票受子彈事件之影響幾乎為零,但如兩黨候選者的選前民調伯仲之間,甚至落後,則在稍有風吹草動之下,都難保票數移動而失去贏得選戰的機 會!

《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第五》中提到賽馬的一個小故事,原文:齊使者如梁,孫臏以刑徒陰見,說齊使。齊使以為奇,竊載與之齊。齊將田忌 善而客待之。忌數與齊諸公子馳逐重射。孫子見其馬足不甚相遠,馬有上、中、下輩。於是孫子謂田忌曰:「君弟重射,臣能令君勝。」田忌信然之,與王及諸公子 逐射千金。及臨質,孫子曰:「今以君之下駟彼上駟,取君上駟與彼中駟,取君中駟與彼下駟。」既馳三輩畢,而田忌一不勝而再勝,卒得王千金。於是忌進孫子于 威王。威王問兵法,遂以為師。筆者試為讀者諸君譯成白話如下:

齊國使節到梁國來,孫臏因罪被削去兩腿就偷偷與齊國使節見面並說服齊使,齊使認為孫臏是難能可得的人才,就將孫臏偷渡出境帶到齊國,齊國的田忌待 他相當禮遇。田忌經常與齊國的諸位公子賽馬而且賭金不小,孫臏看到每個人的馬匹其實實力相差有限,各家都有較好的,中等的與較差的馬。於是孫臏就告訴田忌 說:你這次賭大一些,我能讓你贏。田忌相信孫臏真有辦法讓他贏得賽馬獎金,就邀集齊王及諸公子賭馬,賭資為一千兩黃金。到了要比賽那天,孫臏告訴田忌說: 你用你最差的馬去跟他最強的馬賽一場,再用最強的馬與他中等的馬比第二場,用中等的馬跟他最差的馬比第三場。比賽三場完畢,田忌輸了一場而贏兩場就獲得了 一千兩黃金的獎金,於是田忌將孫臏推薦給了齊威王。齊威王向孫臏請教兵法後就拜孫臏為老師。

當然,五都民進黨選將都相當優秀,所謂上中下的區分,不是一定說選將。換個角度,基本盤來看北二都,尤其是臺北市,藍綠六四分基本已為各政治觀察 者認定,對民進黨言,就是該黨的下駟,南二都選情相對穩定,就是上駟,台中就是中駟。所以我們可以判定在南二都,民進黨只要推出的候選人不差,國民黨再如 何有驍勇善戰的選將出來,要想翻盤,其勢困難!而北二都國民黨可謂天時(現任執政)地利(國民黨資源)而朱,郝也非魯肉腳流,所以民進黨雖派出最好兩位參 選人選前已將盤勢追成五五波,但奈何一旦稍有風吹草動,藍綠激化,終究飲恨。

綠營台中一役打得真是可圈可點,蘇嘉全輸得並不難堪,唯,如果是蔡主席或蘇貞昌來,是否贏面就不會被一顆子彈影響?筆者於今年三月六號於 貴論壇即以「再論五都民進黨人選並建請蔡英文參選大台中市長」為文提出(http://gb.nownews.com:6060/2010/03/06 /142-2576190.htm)但未能為民進黨內人士重視,殊引以為憾
近日看到報導,美國政論界在討論五都選後臺灣政局時,也認為民進黨在鞏固濁水溪以南之後若能把中臺灣拿下,步步進逼,很有可能在2012拿回政權,可惜錯失此次機會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婷 的頭像
雪婷

雪婷的部落格

雪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